空谷幽蘭

冥泠之終(3)

 

第三章

  基本上,看到太陽憑空出現,他們十二聖騎士應該要見怪不怪了。

  但當太陽騎士是以「不優雅」的樣子從「天上」掉下來時,他們還是目瞪口呆了一陣子。

  「太陽,你把移動陣設在天花板上?」刃金狐疑的俯看一下格里西亞,又看看天花板。

  雖然知道你不是故意毒舌,但可以請你閉嘴嗎?格里西亞的眼神火辣辣的傳遞出這個消息。

  「太陽你又去幹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出個任務也能把所有人引來我們家。還有,告訴你一件事,尼奧老師在你後面。」希歐˙暴風拉起格里西亞˙太陽,帶著不羈的微笑說。

  他絕不承認自己有幸災樂禍。

  「……在光明神的見證下,太陽絕無做出隱藏於光明之外之事,眾兄弟可替太陽傳達光明神的耳語,太陽不過是與疾風同享光明神的慈愛,而疾風姐妹也以光明神的慈愛護送太陽的腳步,以致太陽心中無比的感激。」在尼奧‧太陽不悅的目光下,格里西亞站的筆直,以優雅的儀態及完美的微笑說出一長串的話:「眾兄弟如此的不信任真是令太陽感到無比的痛心,但在光明神的仁慈之下,太陽使得眾兄弟如此的擔憂,太陽實在是千該萬死難辭其咎,所以太陽相信眾兄弟樂意與太陽一同理解光明人的慈愛和仁慈,而疾駛之風並不會介意的。」

  站在大廳的非聖騎士者當場呆掉,其中包括了來興師問罪的冰炎以及不解黑藤館眾人。

  「啪!」尼奧太陽一掌巴下去:「我沒時間聽你的光明神廢話!你現在也已經不是太陽騎士,給我把光明神收近你心裡!」

  幹!我不這樣說話不就全部的人都知道我在說什麼了?老師你也看看旁邊若有所思的聖騎士兄弟們好嗎?不要因為我一次的不優雅就一直釘我呀。

  「不要再那邊幹你老師我。」

  「是,我不該在心裡幹老師您。」抱著頭格里西亞哀怨了。

  「那個影像是怎樣?雷瑟呢?」尼奧毫不客氣的問。

  「老師,這裡有外人……」格里西亞死目了。

  「如果不是他們我會知道嗎?蛤?你就打算瞞著你老師我?難道這些年不見你就忘記為師『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的由來了嗎?」拎著格里西亞的耳朵,尼奧氣不打一處來。

  十名聖騎士長用一種自求多福的表情看著自家聖殿之首。

  『去問光明神!』終於受不了了,格里西亞以前世的語言招供:『我只是接和審判一樣接了任務啊!』

  「……暫時饒過你。」尼奧可從來不知道什麼較輕輕放下,所以從小在前‧太陽騎士教導下存活的格里西亞也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則。

  只見他優雅的屈下膝,朝自己放了個初級治癒術,再站起來又是完美的太陽騎士一個。

  「那麼,請問各位來此有什麼事呢?」微笑微笑!就算前面站著的是現在最討厭的冰炎也一樣!幹!都是他害的我任務失敗!

  看到格里西亞的笑容,其他聖騎士們自發的後退後退再後退……太陽騎士長您可以不要再笑了嗎?

  「哼!你不覺得應該給個交代嗎?」冰炎冷哼一聲。

  「交代?你殺了漾樣的交代嗎?我問你,情報哪來的?」格里西亞此時只餘憤怒,那情報分明、分明是……

  「公會。」冰炎的表情語氣無一不是擺明著不耐煩:「那個人問的時候你不是聽到了嗎?難道雷瑟‧審判難道還比不上那個背叛者嗎?」到最後冰炎幾乎壓不下對眼前人的怒氣,差點當場抽出武器。

  被憤怒主宰的冰炎完全沒看見另外十位聖騎士長們微妙的眼神,他只聽見眼前的似笑非笑的回答:「審判是我重要的兄弟,而你,因為你的介入,我的任務失敗了。況且,我的確知道是從『公會』來的消息,我問的是,是『誰』拿給你的?」就算已經有輪廓了,但他依舊想親耳聽到真正的推手是誰。

  「哼!如果不是雅昕看到情報失手掉下,我可不會知道那個背叛者如此的『勇敢』。」冰炎話剛說完立刻感到一股推力,這股力量並不屬於在場任何人,強大而不可違抗,想掙扎卻又無可奈何。

  「滾!這裡不歡迎你!被黑暗矇蔽雙眼的人!」此時格里西亞無比感謝之前雪夢羽幫忙的強制遣離系統,不然他可不保證再問下去是否會直接以武器交流。

 


评论
热度(3)
遊走於小說之間,
之前迷戀特傳,最近迷上全職。
請多多指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