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蘭

【全職同人】心宿(ㄧ發完)

Cp:周葉    架空 天文poro



「我說小周呀!」葉修從帳篷內無奈的鑽了出來:「你怎麼買這種瓦斯罐呀?」戴著手套的指間拎著一貫非常普通的瓦斯罐,看起來沒什麼問題。


至少周澤楷沒看出什麼問題。


接收到後輩疑惑無辜的眼神,葉修都想嘆氣了。


「小周呀!這裡是山上,這種瓦斯是點不起來的。」


如果今天跟著他上山的不是這個可愛的小後輩,而是方銳、黃少天等其他天文社社員的話,葉修早就放他們自生自滅,走過他們身邊還附帶嘲諷兩句,直到他們自己發現問題──如果他們沒發現問題就讓他們做死到天荒地老吧!


偏偏今天這個人是小周,他的學弟、社團後輩,更是他的愛人,唯一看著他沒辦法開嘲諷的乾淨少年,他也只能嘆口氣,認命的解釋。


周澤楷先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著略帶歉意的拉拉葉修的袖口,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頭低的看不見那張標緻的臉。


「好了好了,這不是先帶你出來教你了嗎?」葉修包容的摸摸周澤楷的頭:「以後記得要買高山專用的,幸好我有帶打火機出來,等會兒我們就克難點,找些樹枝湊合吧!」(你確定你帶打火機是因為這個嗎?)


「……好。」聽到喜愛的前輩沒有怪罪,周澤楷這才把頭抬起來。


「白天的時候已經做好平行光軸了,小周,你赤道儀有連接電腦了嗎?」眼見晚餐可能一時半刻沒辦法處理,葉修乾脆轉向,走到天文望遠鏡旁撿查起來。


「好了。」站在葉修身後,周澤楷目不轉睛的看著前輩的動作。


為了不損害到器材,即使是在冬季的山上,葉修依舊將手套摘了下來,那雙比任何事物都吸引人的雙手在望遠鏡上移動,仔細的檢查各個地方。


腳架、增高儀、赤道儀、望遠鏡,固定的大大小小的鎖,甚至是尋星鏡,一旁的單眼相機已經充好電在一旁待命,筆電和望遠鏡同步,這樣就不用每十五分鐘動手改變望遠鏡角度。


默默吞了一下口水,這樣專注的前輩真的很……美麗。


不過這些都只是事前的準備罷了,畢竟天文的重頭戲是在萬籟俱寂之後。


「好了,小周,我們先燒水吃東西吧!」確認器材沒有問題後,葉修迅速的鑽回帳篷拿出晚餐。


「前輩……吃,不好。」看著葉修手上的東西,周澤楷皺起眉頭。


「唉呀!泡麵有什麼不好?在這種地方有泡麵吃就要感恩了知道嗎小周?不能浪費食物!」葉修煞有其事的揮揮手上的泡麵包,撿了幾根樹枝架起簡易的烤架,隨身鍋一擺上去就從煮水開始。


雖然在這種地方吃泡麵的確很方便,但這位前輩是就算日常生活都是用泡麵填充的,無怪乎小後輩小情人會如此反應。


「就,一次。」在這山上的平台上也沒其他東西,周澤楷只好讓步一次。


「呵呵,小周真乖。」葉修打開蓋子,泡麵的香味立刻傳了出來,不愧是泡泡麵成宗師的人:「煮好了喔,小周快來吃一吃,我們要在這裡呆整個晚上呢!」


「前輩,一次,交換,講故事。」周澤楷從後方環抱住葉修,整顆頭都埋進了前方的人的頸窩。


「……小周你學心髒了呀!」葉修拍拍周澤楷的手示意他放手,不過卻被後輩搖頭拒絕了,只好無奈的帶著背後的人一起轉身:「哥又不講故事你不是不知道。而且講故事是星相導覽組的活兒吧?要也是去找少天大大,小周你們器材組的什麼時候對這個也有興趣了呢?嗯?」


「前輩,會。」為了顯示自己的情緒,來自後方的手抱的更緊了。


「唉呀,哥是研究組的,好吧,就算哥敗給你了,趕快吃,晚上在跟你講,嗯?」一對上周澤楷那雙眼睛,葉修立刻繳械投降。


於是可(心)愛(髒)的後輩歡歡喜喜的去吃晚餐,身為前輩的葉修感嘆著時光一去不復返。


之前那個靦腆可愛的小周呢?現在都會和哥討價還價了,就不該讓他認識那些心髒的傢伙!!


遠在榮耀學園的其他天文社員,尤其是心髒組的,齊齊打了個噴嚏。


 


    「那裡,小周有沒有看到,那裡剛升上來而已,那是獵戶座,從那裡,數到這裡,分別是參宿一,二,三……」坐在草地上,葉修整個人都倚在周澤楷的懷裡,幾乎平行的視角讓他很放心的直接徒手指著星星告訴身後的人,周澤楷也跟著他的動作將頭上仰,順著他的比畫看過一顆顆的星辰,時不時的回幾個單音。


    一旁的望遠鏡停止連線,固定在北極星上面,周澤楷手上剛切下B快門,他們的目標是要拍下今晚的星跡,所以今晚注定是不眠夜。


    「這個時節晚一點就可以看到完整的大小熊星座了,你知道他們的故事嗎?」葉修的笑語被身後突然加重的擁抱給截斷。


「知道。」周澤楷低下頭:「我們,不一樣。」


雖然不是情人,但大小熊星座的故事卻是一對母子差點成就的悲劇,就算被擺上了天空,他們還是遙遙相望,只是不再相害。


「當然,我們不一樣。」察覺身後的人的不安,葉修安撫般的回頭蜻蜓點水的給了他一個輕吻:「順著大熊星座的尾端,就是北斗七星,不只希臘神話,我們中國也有相關的故事,當然這不是重點,沿著北斗七星,延伸過後我們可以找到北極星,它是最靠近天球北極的一顆星星,在北半球指引著路人的方向,從古至今。」


「前輩,星光,耀眼。」將人抱在懷裡,周澤楷的眼睛倒映著閃閃的光芒,看的葉修有些癡迷。


對周澤楷而言亦是如此。


「小周,你知道嗎,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星光,是它好幾萬、好幾十萬光年以前散發出來的,也許它早就爆炸了也說不定。北極星不可能永遠照著旅人的路途,連星星都不是永恆,指著它發的誓有什麼意義?」


「不怕,前輩,我們,永恆。」輕舔一下葉修的耳垂,引起前方的人兒輕顫,周澤楷輕笑起來。


就算它不是永恆,也比的過我們的生命路程,我們發誓的剎那,我們在一起的剎那,我們相吻的那剎那,一瞬即永恆。


葉修笑了一聲,回吻起自己的戀人。


剎那及永恆。


在星光的見證下。


---------------------------------------------------------------------------------------------- 


其實這篇應該是有私設的,像是瓦斯罐那裡,那是我高中時社團指導老師總是叨唸的部份;至於泡麵呵呵,我們的指導老師因為在年輕時有過山上追星(天文的星星喔!)三天三餐只吃泡麵的經歷,所以我們出去都是煮泡麵除外的東西(什麼都有就是沒泡麵)。


話說,北極星只是最靠近天球北極,並不是完全正北極喔!!





评论
热度(22)
遊走於小說之間,
之前迷戀特傳,最近迷上全職。
請多多指教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