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蘭

【all葉】笑與君醉(6)

*此章有傘修

第六章

  這片崖洞是一個特別的地方,不說外面的機關重重,就連裡面和外面都不是一個世界。

  正確來說,這是一個明明在石穴內,卻有著和外頭無二致的空氣、水,和陽光,動物、植物和各式的生命,唯一不同的是,這個世界裡只有蘇沐秋一人,喔不,原本應該再加上蘇沐橙,或者被他們撿到的葉修?

  打開小木屋的門,蘇沐秋直接把人帶進他的房間裡。

  「你到底在搞什麼?竟然把自己弄成這樣?」把葉修看似粗暴的扔上床,蘇沐秋給了葉修一條床被後坐到了床尾,帶著審視的眼神盯著受傷的人。

  「不就是被暗算了嗎?現在的實力連之前的一半都不到,哥心疼的。還有都過了那麼久了為什麼哥的房間還沒弄好呀?」大大方方的仗恃著自己是傷患,葉修豪不客氣的攤在床上,順道落下最後一擊:「喔,對了,卻邪也被拿走了。」

  「你‧說‧什‧麼?」蘇沐秋咬牙撲上葉修,小心翼翼的壓著人,手卻緊緊的抓著他的領子:「那可是卻邪呀!卻邪!花了我多少時間呀?你竟然……等一下,你不會連吞日都丟了吧?」

  「怎麼可能?你看哥是會讓這種事發生的嗎?放心,吞日還在沐橙手上呢!還有別壓著哥,胸疼。」葉修身手拍開蘇沐秋的手,順道推推他的胸口把人推開:「別說的好像卻邪當初沒有哥的心血一樣,當初的材料哪一樣不是哥親自去弄到的?」

  蘇沐秋盯著葉修略顯蒼白的臉色,默默的退下床:「你好好休息。」轉過身眼神隱晦的藏下了不想被身後的人發現的秘密,準備要離開這間房間,卻突兀的被人一手抓住。

  明明對方手勁不大,力量又比之嫌弱了,但想想拉他手的人和回首時的那似笑非笑,算了。

  「沐秋,我沒事,別擔心,我還在呢。」說玩這句話拉著他的手就跟著縮回被窩,一直不安分的人總算在離開客棧後睡了一次安妥的覺。

  「對,你還在。」蘇沐秋的眼底是背過身的葉修看不見的溫柔。

  只要你還在,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畢竟星光可以被雲遮掩,卻不可能消滅它的光亮。

 

  葉修再一次的醒來是被餓醒的。這是在這幾個月內可是第一次,畢竟在客棧內陳果和唐柔在他還重傷時可是案時端上食物給他,當店小二時也是被壓著三餐按時吃的,出了客棧也是隨手買食,沒虧待自己,上了天嶺一路到陌山,中間很快的遇到孫哲平,飲食全被包了也沒餓著,今天倒是五臟廟第一次鬧騰。

  「醒了?」原本要進來查看葉修狀態的蘇沐秋對上葉修那雙還有點朦朧的雙眼時,愣了一下,很快又原路折返:「等一下,我去給你拿吃的。」沒多久就端著一碗粥回來。

  「怎麼沒有肉呀?」葉修有一下沒一下的拿著湯匙撈著粥,眼神漸漸清明起來,還有餘力抱怨。

  「就你現在這樣?」蘇沐秋都氣笑了:「我可忙著呢,沒時間出去打獵,你就這樣將就將就吧!」

  不知是哪句話奏效,反正葉修難得的食不言,直到碗內都空了才再度開啟話題:「沐秋,我帶來的那把紅櫻槍呢?」

  「也不知道你怎麼上來的,那把槍本就不是什麼名作了,又被你這樣一路打上來,磨損的太嚴重,要不是那是你帶上來的,早被我拆了去做其他武器了。」從葉修手中接過碗,蘇沐秋一邊收拾一邊順口回答。

  「等等等,沐秋大大行行好,看在哥這些年替你帶了那麼多的材料來的份上,那把槍就別拆了唄?」聽到蘇沐秋的回答葉修差點嚇出一把冷汗,幸好還沒拆,不然要是被拆了他拿什麼來賠給小唐?小唐是不會在意,但是老闆娘會呀!

  「怎麼了?我可看不出那把槍有什麼名堂?」聽到葉修的話,蘇沐秋臉上忍不住笑意。難得阿修也會這樣緊張呢!

  「沒辦法,那把槍不是哥的呀!是哥跟哥打工的客棧小妹借的,是要還的。我說沐秋大大,看在它好歹護了哥一路的份上,替它打磨修復一下?」葉修眨了下眼睛,腦袋中霹靂啪啦的打著一手好算盤:「既然哥的卻邪沒了,那麼沐秋大大要不要友情貢獻一把新兵器給哥玩玩?」

  「美的你!」蘇沐秋笑罵:「替你重新打磨那把紅櫻槍還說得過去,新武器?呵,你連卻邪都隨手丟了,我還給你新兵器亂丟嗎?癡心妄想!」罵著罵著,端著碗出房前蘇沐秋像想到什麼似的丟給葉修一罐藥:「給,你剛來時看你撐不住,所以沒給你擦,現在應該可以了吧?」

  葉修看著蘇沐秋離開房間,瞟了瓷瓶一眼,眼中有些無奈,最終卻還是忍不住暴了粗口,軍旅幾年學了些什麼還真說不定,但口頭禪是一定學的起來的:「握槽。」金創藥,好用是好用,但是是要痛死哥嗎?轉念一想,算了,想來這也是蘇沐秋能拿到最好的藥了,不就是痛嗎?忍一忍就過去了。

  想著還是乖乖的拖了衣服替自己上藥。

  「我去,葉修你還真的擦!」葉修要抹藥的手還停在半空中就被劫胡了,抓住他的手的恰是要平的原主。

  原本只是想看看葉修對那藥的反應而已,蘇沐秋也不是真要葉修擦上那金創藥,那入骨的疼痛他也是過來人,要葉修也跟著承受一遍?別開玩笑了!

  「這不是你給我的嗎?」饒是葉修這樣的心脏的戰術大師此時也有點搞不清楚好友的用意了。

  「你也不看你身上這些傷,直接擦上去是要痛死嗎?」蘇沐秋被問的腦羞,語氣也跟著衝了,一把搶過瓷瓶,忍不住就揪著葉修的耳朵大罵。

  「得了吧沐秋,最痛的時候都忍過來的,現在都只能算是小傷了,別擔心,把藥給我?」葉修笑的沒心沒肺的,蘇沐秋的心卻隨之糾了起來。

  「誰擔心你呀?我心疼的是我的藥!」蘇沐秋哼了一聲,在葉修憋笑著往內縮了縮的時候跟著爬上床,一張沒加大單人床塞上兩個大男人險的有些勉強,蘇沐秋推推葉修沒受傷的肩膀,人就撐在葉修的正上方:「躺好了,把衣服脫好,不要亂丟。」

  「嘖,你是有多小氣呀?還是那藥真那麼珍貴?」葉修邊說邊脫,有時不小心動作太大了傷口撕開也只是咬了下唇,把痛呼吞了下去。

  開玩笑,這全身上下都是傷的,難道真要乖乖的一動也不動嗎?那可不符合他的個性,否則他也不用用盡心計從客棧跑出來了。

  蘇沐秋居高臨下的看著葉修一件一件的剝去他的衣服,漸漸露出底下快把整個人都纏緊的繃帶,看著葉修明明在痛,卻死撐著不說。

  但他卻無法替這些痛分擔,葉些不希望他煩惱這些事。

  這個認知像是一把利刃細細的在他的心上割出一道道的傷痕,蘇沐秋抿了抿唇瓣,阿修,你這又是何必呢?

  把金創藥收了起來,蘇沐秋從懷中重新拿了一個更加精緻的瓶子出來,細心的替葉修抹上藥。那雙因為打鐵而摩出繭來的雙手不輕不重的按壓上葉修的幾處肌肉,讓他緊繃的身體漸漸的和緩。

  葉修被服侍的舒服,眼睛不自覺的瞇了起來。他知道這種藥,藥效比金創藥好上不知多少,也沒有金創藥上藥的疼痛感,所到之處是一片濕涼,可以說是朝廷的御用藥了,就是不知道沐秋是從哪裡把東西弄來的。

  「沐秋……」葉修瞇著雙眼看著在他上方的人。

  「嗯?」蘇沐秋分神回覆一下,眼中滿是心疼。

  「沐秋,你說我們再創一個盛世王朝好不好?」

  世間恐怕也只有葉修敢如此發下豪語了吧?手上的動作沒停,蘇沐秋的心思還在繞著葉修說的話打轉,上下兩片唇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合:「好啊!」

 

评论
热度(16)
遊走於小說之間,
之前迷戀特傳,最近迷上全職。
請多多指教

关注的博客